紀念抗日英雄:血戰淞滬的五位英雄將領都有誰?
趣歷史 2015-08-22 16:19:48

  1937年8月13日,槍響上海灘,淞滬會戰由此開始。“寧做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無數戰士抱此念,為國捐軀。時光過去了78年,我們已無法親見他們浴血殺敵時的英勇,但他們甘為祖國犧牲自己的悲壯,早已鑄化為我們民族記憶的豐碑。

  黃梅興

  會戰中犧牲的首位高級將領

  黃埔軍校一期的高才生黃梅興,在淞滬會戰爆發時已是王牌部隊第88師第264旅的旅長,軍銜少將。在其行伍生涯中,身先士卒、親冒矢石是常態,以至于黃梅興帶的隊伍有“搏命部隊”的稱號。

  在淞滬會戰的頭幾天里,第264旅奉命守住虹口陣地,并伺機向日軍海軍陸戰隊司令部進攻。日軍不僅組織重兵向第264旅陣地發起集團沖鋒,還調來飛機轟炸,戰況往往在十幾分鐘內出現逆轉,黃梅興干脆把旅部設在一線,以便臨機處置。由于位置突出,旅部多次被炮火擊中,副官勸黃梅興趕快撤離,他大聲說:“一個軍人怎能怕死呢!”

  1937年8月14日16時,第264旅不僅瓦解了日軍的進攻,還把戰線推進至日軍司令部附近,而敵人的抵抗也更加瘋狂。傍晚時分,黃梅興觀察到日軍防線的一個弱點,隨即電告師部,表示將在天黑前拿下目標,隨后他親率預備隊投入巷戰。戰斗中,一發日軍迫擊炮彈在黃梅興身邊爆炸,他不幸以身殉國,成為會戰中首位犧牲的中國高級將領。1938年,毛澤東在延安發表的《紀念孫總理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敵陣亡將士大會上的演說詞》中,高度評價黃梅興等烈士“給了全中國人以崇高偉大的模范”。

  姚子青

  與寶山城共存亡

  姚子青和黃梅興不僅是廣東同鄉,還是黃埔軍校師弟師兄關系。比起黃梅興的標準軍人形象來,平日里戴一副眼鏡,舉止莊重儒雅的姚子青更像是教書先生。然而表相往往具有“片面性”,作為國民黨嫡系第98師第292旅第583團的主力營營長,姚子青一上戰場卻異常勇猛,當所部奉命開赴上海前線時,他向妻子囑托道:“如有不測,亦勿悲戚,但好好撫養兒女,孝奉翁姑。”

  1937年8月31日,姚子青部奉命把守三面受敵的寶山縣城,盡管取勝機會渺茫,但他依然鼓舞部下“誓與寶山共存亡”。據日本第3師團作戰日志記載,該師團以戰斗力最強的第68聯隊主攻寶山,本想借艦炮的幫助,“先轟炸,后占領”,輕取只有低矮城墻屏障的寶山城。然而,姚子青營絕非“軟柿子”,他們將短促出擊、缺口反沖擊、逐屋巷戰以及設置假目標等戰法結合起來,一次次打退日軍進犯。直到9月5日,日軍又把第11師團一部加強到寶山前線,經過兩天的鏖戰,才撕開姚子青部的防線,殺進城內。

  9月7日晨,優勢日軍涌進寶山城內,已喪失建制的姚子青營與敵展開巷戰。戰至最后,全營除一名到后方報信的傳令兵外全體犧牲,營長姚子青也在巷戰中陣亡,年僅28歲。正因為姚子青營的頑強戰斗精神,令以兇暴著稱的日軍第3師團也為之震驚,日軍進城后將死者尸體收殮掩埋,并列隊鳴槍致敬。

  吳克仁

  會戰中軍銜最高的殉國者

  對早在1931年“9·18事變”中就失去家園的東北軍來說,能參加淞滬會戰是期盼已久的事情,當“不抵抗”政策的束縛一朝解脫,這些背井離鄉的將士們不惜用生命去實踐“打回老家去”的錚錚誓言。

  基本由東北子弟組成的第67軍是在1937年10月底開進淞滬戰場的,當時戰局對中方極為不利,11月5日,日軍第6、18、114師團及第5師團一部在金山衛登陸,直撲松江,對正在蘇州河一線苦撐的中國軍隊主力構成側翼威脅。為了給大部隊爭取撤退時間,第67軍軍長吳克仁中將率部于6日傍晚抵達松江,擋住日軍第6師團的去路。

  經過長時間消耗,中國多數部隊已現疲態,用老將馮玉祥的話說:“這個戰場就像大熔爐一般,無數部隊填進去就熔化了!”然而第67軍在蒙受巨大傷亡后依然斗志旺盛,連日軍也深感敬畏。從11月6日到8日,不滿員的第67軍同得到重炮、飛機支援的日軍第6師團展開逐街逐屋的爭奪戰,吳克仁更是親赴一線督戰。8日夜,吳克仁在完成守城三日的任務后,率余部數千人向昆山突圍,沒想到在次日傍晚遭到日軍截擊,吳克仁不幸殉國,成為淞滬會戰中犧牲的中國最高將領。

吳克仁

  閻海文

  “中國無被俘空軍”

  渴望用死來洗雪“不抵抗”之恥的東北英雄遠不止吳克仁軍長一人。同樣因“9·18事變”逃難到關內的閻海文,把日本侵略者視為仇敵,他在日記里寫道:“東北淪亡,國將不國。堂堂的中華民族,竟受倭奴之摧殘與蹂躪,令人痛心。”1936年,他如愿成為中國空軍第5大隊的一員,駕駛戰機巡邏在長江沿線。

  淞滬會戰爆發后,閻海文所在的第5大隊奉命支援前線。8月17日,第5大隊計劃派出6架飛機,支援陸軍第88師圍攻虹口日軍司令部,閻海文積極請戰,他對上司說:“我是一個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為東北三千萬同胞報仇!”最終,他獲得出征機會。令人遺憾的是,在完成轟炸任務即將返航時,閻海文的座機被日軍炮火擊中,跳傘時因風向改變落入敵方陣地。被圍后,閻海文寧死不降,拔出隨身手槍擊斃日軍多人,隨后在“中國無被俘空軍!”的吶喊聲中用最后一顆子彈自戕殉國,時年21歲。有感于閻海文的英勇,日軍為其建墳,墳上碑文書“支那空軍勇士之墓”。

  1937年10月,日本東京舉辦“中國空軍勇士閻海文展覽會”,展出其生前遺物,而這些遺物直至抗戰結束后才回到中國。

閻海文

  沈崇誨

  誓與敵艦同歸于盡

  沈崇誨是清華大學畢業生,在舊中國堪稱“精英中的精英”,更不用說他還是清華大學足球隊的成員。“9·18事變”后,沈崇誨以實際行動投筆從戎,報考中央航空學校第三期,畢業后留校任教,并擔任空軍第2大隊第9中隊中尉分隊長。

  上海戰事打響后,沈崇誨所在的第2大隊裝備了轟炸機,隨時準備出擊。8月14日晨,他和戰友駕駛21架諾斯羅普-2E式輕轟炸機,向吳淞口一帶的日艦以及日軍控制的公大紗廠、匯山碼頭等據點實施凌空投彈,然后全體安全返航。下午,全大隊21架飛機再次分兩批出動,轟炸了上海日軍目標,取得較大戰果。

沈崇誨

  8月19日,沈崇誨和戰友駕駛7架飛機,經長興、吳興向上海方向飛去,轟炸佘山附近的日艦。當飛機飛抵南匯上空時,他所駕駛的904號飛機發生故障,尾部冒出青煙,飛機減速,落在機隊后面,如果迫降著陸或者棄機跳傘,均可落入己方陣地。但沈崇誨卻與同機飛行員陳錫純一起,駕駛出故障的戰機及其攜帶的炸彈,從高空沖向附近海面上的日本軍艦,與之同歸于盡。沈崇誨殉國時年僅26歲,為表彰其英勇精神,國民政府追贈其空軍上尉軍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2010年福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