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絲綢之路

"

絲綢之路是指起始于古代中國,連接亞洲、非洲和歐洲的古代路上商業貿易路線。從運輸方式上分為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陸上絲綢之路起于西漢都城長安(東漢延伸至洛陽)。絲綢之路是一條東方與西方之間經濟、政治、文化進行交流的主要道路。它的最初作用是運輸中國古代出產的絲綢。因此,當德國地理學家Ferdinan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 最早在19世紀70年代將之命名為“絲綢之路”后,即被廣泛接受。2014年6月18日,從西安出發的絲綢之路“長安號”豪華專列旅游線開始運行,預計2015年,包括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在內的全線絲綢之路線路也將與游客見面。

絲綢之路

絲綢之路——古代從中國到歐洲的商道

張騫出使西域的故事:絲綢之路開創者

  騫是西漢時偉大的探險家。他自請出使西域,歷經13年,足跡遍及天山南北和中亞、西亞各地,是中原去西域諸國的第一人。

  當時,漢朝正在準備進行一場抗擊匈奴的戰爭。一個偶然的機會,漢武帝從一個匈奴俘虜口中了解到,西域有個大月氏,其王族被匈奴單于殺死了。于是漢武帝想聯合大月氏,以“斷匈右臂”,決定派使者出使大月氏。

  沙漠、雪山、綠洲,時而長風漫卷、飛沙走石,時而萬里寂靜。牧人的炊煙裊裊升起,直接云天,駝鈴響過,這片大地又復天地開辟時的蒼涼。這就是古代中國的西域:新疆及與之山水相連的蔥嶺(即今帕米爾高原)以西,直到中亞的巴爾喀什湖一帶。

  然而,要越過西域7000多千米流沙與荒漠,絕非小可,橫越西域,既要有外交家的辯舌,又要有探險家的膽魄。宮廷用招賢榜的方式,想全國招募賢能之士。張騫義無返顧地應招了。張騫以郎官身份應招,肩負出使大月氏的任務。

  公元前139年,張騫由匈奴人堂邑父做向導,率領100多人,浩浩蕩蕩從隴西(今甘肅一帶)冒險西行。張騫一行一路逐水草、簧野火,躲避一切可疑的亂蹄蹤跡,提防著隨時可能發生的明攻暗襲。可是即便如此小心,他們還是一出甘肅臨挑就與一隊匈奴馬隊遭遇。除張騫和堂邑父被俘外,其他人無一幸免。

  匈奴單于知道了張騫西行的目的之后,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張騫和堂邑父被迫分開去放羊牧馬,并由匈奴人嚴加管制。他們還張騫娶了匈奴女子為妻,一是監視他,二是誘使他投降。但是,張騫堅貞不屈,雖被軟禁放牧,度日如年,但他一直在等待時機逃跑,以完成自己的使命。

  整整過了11個春秋。一個月黑之夜,張騫帶上匈奴妻子和向導堂邑父,趁匈奴不備,逃離了匈奴。

  大驚初定,張騫依然初衷不改,又繼續起“出使西域”的重大使命。由于他們倉促出逃,沒有準備干糧和飲用水,一路上只能忍饑挨餓,干渴難耐,隨時都會倒在荒灘上。好在堂邑父射得一手好箭,沿途常射獵一些飛禽走獸,飲血解渴,食肉充饑,才躲過了死神之手。 ...查看更多

絲綢之路簡介:唐朝時期開辟的中國到歐洲的商道

  絲綢之路簡介:絲綢之路,簡稱絲路。是指西漢(前202年—8年)時,由張騫出使西域開辟的以長安(今西安)為起點,經甘肅、新疆,到中亞、西亞,并聯結地中海各國的陸上通道(這條道路也被稱為“西北絲綢之路”以區別日后另外兩條冠以“絲綢之路”名稱的交通路線)。因為由這條路西運的貨物中以絲綢制品的影響最大,故得此名(而且有很多絲綢都是我們中國運的)。其基本走向定于兩漢時期,包括南道、中道、北道三條路線。

  絲綢之路是歷史上橫貫歐亞大陸的貿易交通線,促進了歐亞非各國和中國的友好往來。中國是絲綢的故鄉,在經由這條路線進行的貿易中,中國輸出的商品以絲綢最具代表性。19世紀下半期,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就將這條陸上交通路線稱為“絲綢之路”,此后中外史學家都贊成此說,沿用至今。

  張騫通西域后,正式開通了這條從中國通往歐、非大陸的陸路通道。這條道路,由漢都城長安出發,經過河西走廊,然后分為兩條路線:一條由陽關,經鄯善,沿昆侖山北麓西行,過莎車,西逾蔥嶺,出大月氏,至安息,西通犁靬(jiān,今埃及亞歷山大,公元前30年為羅馬帝國吞并),或由大月氏南入身毒。另一條出玉門關,經車師前國,沿天山南麓西行,出疏勒,西逾蔥嶺,過大宛,至康居、奄蔡(西漢時游牧于康居西北即成海、里海北部草原,東漢時屬康居)。

  廣義的絲綢之路指從上古開始陸續形成的,遍及歐亞大陸甚至包括北非和東非在內的長途商業貿易和文化交流線路的總稱。除了上述的路線之外,還包括在南北朝時期形成,在明末發揮巨大作用的海上絲綢之路和與西北絲綢之路同時出現,在元末取代西北絲綢之路成為路上交流通道的南方絲綢之路等等。

  絲綢之路一詞最早來自于德國地理學家費迪南·馮·李希霍芬1877年出版的《中國》,有時也簡稱為絲路。雖然絲綢之路是沿線各國共同促進經貿發展的產物,但很多人認為,中國的張騫兩次通西域,開辟了中外交流的新紀元。并成功將東西方之間最后的珠簾掀開。從此,這條路線被作為“國道”踩了出來,各國使者、商人沿著張騫開通的道路,來往絡繹不絕。上至王公貴族,下至乞丐獄犯,都在這條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跡。這條東西通路,將中原、西域與阿拉伯、波斯灣緊密聯系在一起。經過幾個世紀的不斷努力,絲綢之路向西伸展到了地中海。廣義上絲路的東段已經到達了韓國、日本,西段至法國、荷蘭。通過海路還可達意大利、埃及,成為亞洲和歐洲、非洲各國經濟文化交流的友誼之路。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絲綢之路的歷史:揭開不為人知的古代歐亞之商路

  絲綢之路的歷史:絲綢之路通常是指歐亞大陸北部的商路,與南方的茶馬古道形成對比,西漢漢武帝張騫首次開拓絲路和東漢時的班超經營西域并再次打通延伸了絲路,以及羅馬人征服敘利亞的塞琉西帝國和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后,羅馬人通過安息帝國、貴霜帝國和阿克蘇姆帝國取得中國的絲綢。西漢時期由張騫首次打通的的絲路,被稱為“鑿空之旅”,西漢末年,在匈奴的襲擾下,絲綢之路中斷。

  公元73年,東漢時的班超又重新打通隔絕58年西域,并將這條路線首次打通延伸到了歐洲。羅馬帝國也首次順著絲路來到當時東漢洛陽。這不但是歐洲和中國的首次交往,也是21世紀初完整的絲綢之路路線。在通過這條漫漫長路進行貿易的貨物中,中國的絲綢最具代表性,“絲綢之路”因此得名。絲綢之路不僅是古代亞歐互通有無的商貿大道,還是促進亞歐各國和中國的友好往來、溝通東西方文化的友誼之路。歷史上一些著名人物,如,出使西域的張騫,投筆從戎的班超,永平求法的佛教東渡,西天取經的玄奘,他們的一些故事都與這條路有關。

  自從張騫通西域以后,中國和中亞及歐洲的商業往來迅速增加。通過這條貫穿亞歐的大道,中國的絲、綢、綾、緞、絹等絲制品,源源不斷地運向中亞和歐洲,因此,希臘、羅馬人稱中國為賽里斯國,稱中國人為賽里斯人。所謂“賽里斯”即“絲綢”之意。

  19世紀末,德國地質學家李希霍芬將行走的這條東西大道譽為“絲綢之路”。德國人胡特森在多年研究的基礎上,撰寫成專著《絲路》。從此,絲綢之路這一稱謂得到世界的承認。絲綢之路,概括地講,是自古以來,從東亞開始,經中亞,西亞進而聯結歐洲及北非的這條東西方交通線路的總稱。絲綢之路,在世界史上有重大的意義。這是亞歐大陸的交通動脈,是中國、印度、希臘三種主要文化的交匯的橋梁。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陸上絲綢之路:大漢朝與西域的交往從此日趨頻繁

  陸上絲綢之路的歷史:南方陸上絲路即“蜀-身毒道”,因穿行于橫斷山區,又稱高山峽谷絲路。大約公元前4世紀,中原群雄割據,蜀地(今川西平原)與身毒間開辟了一條絲路,延續兩個多世紀尚未被中原人所知,所以有人稱它為秘密絲路。直至張騫出使西域,在大夏發現蜀布、邛竹杖系由身毒轉販而來,他向漢武帝報告后,元狩元年(公元前122 年)漢武帝派張騫打通“蜀-身毒道”。先后從犍為(今宜賓)派人分5路尋跡。一路出駹(今茂汶),二路出徙(今天全),三路出莋(今漢源),四路出邛(今西昌),五路出僰(今宜賓西南)。使者分別在氏、莋、昆明受阻。漢武帝為征服西南夷,在長安西南鑿周長40里昆明池,習水軍以征伐,后由郭昌率數萬巴蜀兵平定西南夷,并分土置郡縣。

  南方絲路由3條道組成,即靈關道、五尺道和永昌道。絲路從成都出發分東、西兩支,東支沿岷江至僰道(今宜賓),過石門關,經朱提(今昭通)、漢陽(今赫章)、味(今曲靖)、滇(今昆明)至葉榆(今大理),是謂五尺道。西支由成都經臨邛(今邛崍)、嚴關(今雅安)、莋(今漢源)、邛都(今西昌)、鹽源、青嶺(今大姚)、大勃弄(今祥云)至葉榆,稱之靈關道。兩線在葉榆會合,西南行過博南(今永平)、巂唐(今保山)、滇越(今騰沖),經撣國(今緬甸)至身毒。在撣國境內,又分陸、海兩路至身毒。

  南方陸上絲路延續2000多年,特別是抗日戰爭期間,大后方出海通道被切斷,沿絲路西南道開辟的滇緬公路、中印公路運輸空前繁忙,成為支援后方的生命線。

  早在遠古時期,雖然人類面對著難以想象的天然艱險的挑戰,但是歐亞大陸東西之間并非像許多人想象中那樣地隔絕。在尼羅河流域、兩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和黃河流域之北的草原上,存在著一條由許多不連貫的小規模貿易路線大體銜接而成的草原之路。這一點已經被沿路諸多的考古發現所證實。這條路就是最早的絲綢之路的雛形。

  早期的絲綢之路上并不是以絲綢為主要交易物資,在公元前15世紀左右,中國商人就已經出入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購買產自現新疆地區的和田玉石,同時出售海貝等沿海特產,同中亞地區進行小規模貿易往來。而良種馬及其他適合長距離運輸的動物也開始不斷被人們所使用,令大規模的貿易文化交流成為可能。

  比如阿拉伯地區經常使用,耐渴、耐旱、耐餓的單峰駱駝,在公元前11世紀便用于商旅運輸。而分散在亞歐大陸的游牧民族據傳在公元前41世紀左右即開始飼養馬。雙峰駱駝則在不久后也被運用在商貿旅行中。另外,歐亞大陸腹地是廣闊的草原和肥沃的土地,對于游牧民族和商隊運輸的牲畜而言可以隨時隨地安定下來,就近補給水、食物和燃料。這樣一來一支商隊、旅行隊或軍隊可以在沿線各強國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存在或激發敵意的情況下,進行長期,持久而路途遙遠的旅行。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海上絲綢之路:西漢歷史上著名的海上香瓷之路

  海上絲綢之路張騫出使西域后,漢朝的使者、商人接踵西行,西域的使者、商人也紛紛東來。他們把中國的絲和紡織品,從洛陽、長安通過河西走廊、今新疆地區,運往西亞,再轉運到歐洲,又把西域各國的奇珍異寶輸入中國內地。這條溝通中西交通的陸上要道,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漢武帝以后,西漢的商人還常出海貿易,開辟了海上交通要道,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海上絲綢之路。

  海上絲綢之路,是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海上交通的路線。中國的絲綢除通過橫貫大陸的陸上交通線大量輸往中亞、西亞和非洲、歐洲國家外,也通過海上交通線源源不斷地銷往世界各國。因此,在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將橫貫東西的陸上交通路線命名為絲綢之路后,有的學者又進而加以引申,稱東西方的海上交通路線為海上絲綢之路。后來,中國著名的陶瓷,也經由這條海上交通路線銷往各國,西方的香藥也通過這條路線輸入中國,一些學者因此也稱這條海上交通路線為陶瓷之路或香瓷之路。

  海上絲綢之路形成于漢武帝之時。從中國出發,向西航行的南海航線,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主線。與此同時,還有一條由中國向東到達朝鮮半島和日本列島的東海航線,它在海上絲綢之路中占次要的地位。關于漢代絲綢之路的南海航線,《漢書·地理志》記載漢武帝派遣的使者和應募的商人出海貿易的航程說:自日南(今越南中部)或徐聞(今屬廣東)、合浦(今屬廣西)乘船出海,順中南半島東岸南行,經五個月抵達湄公河三角洲的都元(今越南南部的迪石)。復沿中南半島的西岸北行,經四個月航抵湄南河口的邑盧(今泰國之佛統)。自此南下沿馬來半島東岸,經二十余日駛抵湛離(今泰國之巴蜀),在此棄船登岸,橫越地峽,步行十余日,抵達夫首都盧(今緬甸之丹那沙林)。再登船向西航行于印度洋,經兩個多月到達黃支國(今印度東南海岸之康契普臘姆)。回國時,由黃支南下至已不程國(今斯里蘭卡),然后向東直航,經八個月駛抵馬六甲海峽,泊于皮宗(今新加坡西面之皮散島),最后再航行兩個多月,由皮宗駛達日南郡的象林縣境(治所在今越南維川縣南的茶蕎)。

  絲綢之路是個形象而且貼切的名字。在古代世界,只有中國是最早開始種桑、養蠶、生產絲織品的國家。21世紀初中國各地的考古發現表明:自商、周至戰國時期,絲綢的生產技術已經發展到相當高的水平。中國的絲織品迄今仍是中國奉獻給世界人民的最重要產品之一,它流傳廣遠,涵蓋了中國人民對世界文明的種種貢獻。因此,多少年來,有不少研究者想給這條道路起另外一個名字,如“玉之路”、“寶石之路”、“佛教之路”、“陶瓷之路”等等, 但是,都只能反映絲綢之路的某個局部,而終究不能取代“絲綢之路”這個名字。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數次出使西域的張騫:用一雙腳踏出了條絲綢之路

  從奧古斯都時期開始,羅馬人就迷戀上了絲綢。普林尼對此很不以為然,他在《自然史》里擺出道學家的面孔抱怨說,半透明的絲綢讓婦女看上去就像赤身裸體,實在有傷風化。光是有傷風化也就算了,而且還那么貴!據說價格高的時候,一磅絲綢可以換一磅黃金。普林尼估算說,絲綢一年至少會導致羅馬帝國流失一億賽斯特斯。他認為這種可憎的紡織品來自于遙遠的東方,一個叫賽里斯的國家。據他說“賽里斯人的身材超過了普通凡人,紅頭發,藍眼睛,嗓門粗糙,沒有互相交流的語言。”而且賽里斯人“不與其他民族交往,僅僅坐等買賣上門”。

  賽里斯就是中國。古代作家談起遙遠異域,往往容易出錯。不過能像普林尼這樣句句都錯的,也是挺難的。中國人不僅沒有紅頭發藍眼睛,會彼此說話,而且他們也并沒有“坐等買賣上門”——至少在普林尼時代沒有。事實上,絲綢之路最早就是一個叫張騫的中國人開辟出來的。普林尼對之牢騷滿腹的商品就來自于這條商路,但是它最初被開辟出來的目的,并不是為了貿易,而是為了戰爭。

  漢朝和匈奴

  漢朝最大的敵人就是匈奴。從劉邦開始,匈奴就在威脅漢朝邊境,其間還發生過著名的白登之圍。一旦離開就擅長打敗仗的劉邦,這次又倒了霉,讓匈奴人圍困了七天,險些被抓了俘虜。劉邦一輩子本來就怕項羽,現在又多了個害怕的人,只好采取和親政策。所謂和親,主要還是送禮,希望花錢買個平安。這個政策不能說完全無效,匈奴入侵確實會因此減少。但只是減少而已,入侵還是會有。比如在漢景帝時期,匈奴騎兵就曾直入關中,甚至放火燒了皇帝的甘泉行宮。

  從我們的角度看,匈奴人的行為似乎很乖張。你如果想要漢朝的東西,完全可以做交易嘛。王立群先生就認為“漢匈之間的矛盾完全可以用貿易的方式來解決”。再說別人都給你送禮了,你為什么還非要打人家?但是匈奴人乖張行為背后,也有自己的一套行為邏輯。

  歷史上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匈奴帝國和秦漢帝國幾乎同時產生。中原剛統一不久,北方的草原就統一了。這種同時性不見得是單純的巧合。美國的巴菲爾德就認為:正是因有了秦漢帝國,所以才有了匈奴帝國。這聽上去有點費解,需要做一個解釋。游牧民族的結構很松散,流動性強,其實并不太需要一個龐大的國家組織。但是游牧民族有一個先天缺陷,就是他們需要農業地區的物資。從農產品到紡織品,都需要。按道理說,缺東西你可以買嘛。就像我沒飲料喝了就去超市買,從來不到街頭去搶。這么說當然也對,但問題是古代游牧經濟非常脆弱,缺乏彈性,比農業區更經不起打擊,一旦碰上不好的年景,就根本沒有剩余物資去做交換。所以游牧民族的搶劫沖動只能減弱,卻無法根絕。

  一旦對方組建了帝國,有能力防御零星搶劫,怎么辦?他們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也統一起來,形成同樣強大的帝國,去突破農業區的防線。當然了,供養一個國家組織,對游牧經濟來說是個大累贅,但是梅花香自苦寒來,沒有付出哪有收獲?正如《游牧者的抉擇》一書所說:“游牧人群的社會規模大小,常對應于其當時其所面對的外在敵對勢力的強弱”。話又說回來,漢朝都送禮了,匈奴為什么還要來打呢?這個一方面當然是人家嫌送得少,另一方面也是有政治需要。既然匈奴帝國存在的重要目的就是為了突破南方的邊疆,那就算僅僅為了維持國家凝聚力,也需要時不時前去劫掠一番。

  漢朝初期國力較弱,無力對抗匈奴,到了漢武帝的時候,漢朝已經有了足夠的實力和匈奴放手一搏。但是,如果當時的皇帝不是漢武帝,漢匈之戰可能還是不會爆發,就算爆發也可能沒那么慘烈。漢武帝的性格非常復雜,所做的事情也很多,其間功罪,確實難言。但不管你對漢武帝持什么態度,你都不會喜歡當他治下的老百姓。根據葛劍雄的《中國人口史》估測,漢朝人口一直在穩步增長,但在漢武帝統治四十多年里,漢朝人口卻從3600萬下降到了3200萬,如果再加上本應增長而未增長的數字,漢武帝使帝國人口減少了上千萬。

  如此一個不計成本的帝王,當然不會容忍匈奴的欺負。其實,在漢武帝登基時,匈奴的入侵已經大大減少了,但是漢武帝還是決定開戰。這個決策影響太大,牽涉到方方面面,所以直到一直拖到公元前133年,戰爭才正式爆發。但是遠在此之前,漢武帝就在做準備。在戰爭爆發前五年,也就是公元前138年,他就下了一手伏棋。這手伏棋直接導致了絲綢之路的誕生。

  張騫的探險

  漢武帝從匈奴降人口中,聽到了一個重要信息。以前有個叫月氏的部落,一度非常強大,后來被匈奴擊敗,單于殺了月氏王,用顱骨做了個酒杯。月氏戰敗后逃到了西方,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國家。它一直仇恨匈奴,想要殺回去報復,但是苦于沒有盟友。漢武帝聽到這個消息后,馬上意識到自己就是這個盟友啊。于是他決定招募一批使節聯系月氏,結成夾擊匈奴的聯盟。

  這個時候,張騫登上了歷史舞臺,應募做了使節的首領。對于他的身世、背景、以及應募的動機,史書上都沒有記錄。我們只知道當時他是個郎官,此外我們還能確定的一件事,就是他有極強的冒險精神。因為只有敢冒險的人,才會接受這樣的任務。

  這個旅程非常危險。先不說去遙遠的不可知之地,中間會有多少艱難險阻,首先第一關就很難過。當時西方、北方通道都在匈奴手中,要尋找大月氏,必須穿過匈奴領土。這可不是唐僧取經,“高僧從東土而來,一路辛苦,這就換了通關文牒去吧!”張騫要去和大月氏商量什么事?不用猜也知道肯定不會是商量如何更好的團結匈奴。那匈奴怎么會同意漢使穿過國境呢?但是張騫沒有選擇。他帶著一百多名屬下,從隴西離開漢境,偷偷進入匈奴領土。從那以后,他就和漢朝政府失去了聯系。

  張騫果然被匈奴抓起來了。張騫一行人被送到單于面前,單于說:“月氏在我北面,漢朝怎么能派使節去呢?我要是派使節去南越,漢朝能同意么?”(單于說的方位是錯的,月氏是在匈奴的西偏南,而不是在北邊。)不過單于倒沒有殺掉他們,只是扣留了起來。張騫在匈奴一呆就是十來年,但是他的處境似乎不錯,還娶了匈奴媳婦,生了孩子。張騫本身相當有人格魅力,用司馬遷的話來說是“強力,寬大信人,蠻夷愛之”。這么好的人緣,還在當地成家立業有孩子了,就算是拐來的媳婦,到這個時候買主也該放松警惕了吧?匈奴人就放松了警惕。誰料有一天,張騫忽然帶著幾個昔日手下向西逃亡,目的地依舊是大月氏。

  他首先逃到了大宛國的,大宛位于現在的費爾干納盆地。亞歷山大帝東征時,最遠就打到了大宛,在這里建立了一座“絕域亞歷山大里亞城”,也就是最東方的亞歷山大城。從這個角度說,張騫來的時機有點可惜。亞歷山大死后,從馬其頓到到大宛,萬里疆域上出現了一系列希臘化國家。如果張騫的西域之行提前三十多年,他就會遇到大宛的希臘統治者。兩種偉大文化如果產生直接的接觸,也許會改變世間的很多事情。但是張騫來晚了,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希臘王國幾十年前剛剛傾覆,現在張騫只能看到希臘文化留下的一些遺跡。

  張騫勸誘大宛王,說要是把他護送到大月氏去,漢朝政府一定非常滿意,送給國王的錢財將多得“不可勝言”。其實大宛王不該聽張騫的花言巧語,就該上去一刀砍死張騫,別貪什么錢財,這樣二十多年后就不會有多得不可勝言的漢軍兵圍國都,逼死大宛王了。但是大宛王沒有砍死張騫,反而連菜都不用就,一口就吞下張騫的許諾。大宛王派人護送張騫到了西北的康居,然后又通過康居到達了大月氏。經過十幾年的艱辛之后,張騫終于抵達了目的地。 ...查看更多

明朝成祖年間對西域的經營:絲綢之路的重新開啟

  “元太祖蕩平西域,盡以諸王,駙馬為之君長,易前代國名以蒙古語” 。元朝滅亡后,故元勢力仍然對西域有廣泛的影響力。為了最后消除故元在西域的勢力。限制后來的韃靼、瓦剌在這一地區的發展,朱元璋父子在努力經營東北的同時,對西域的經營也采取了非常積極的態度。明人稱此為“西控西域,南隔羌戎,北遮胡虜”。并將其比作漢武帝的“斷匈奴之右臂” 。

  馬文升(1426年)說:“我太祖高皇帝應天眷命,掃逐胡元,統一寰宇,凡四夷來貢者不拒,未來者不強。其于西域也亦然。真得古帝王馭夷狄之道矣。迨我太宗文皇帝。繼承大統,開拓疆宇,始招來四夷,而西域入貢者尤盛。”

  首先,明朝不斷派出使節往西域諸部,兵科給事中傅安、郭驥,北平按察使陳德文,太監王安,鴻臚寺丞劉帖木兒,吏部員外郎陳誠,中官把泰、李達、郭敬,都曾先后出使西域。陳誠于永樂十一年出使,于永樂十三年回還,所歷哈烈、撒馬兒罕、別失八里、俺都淮、八答黑商、迭里迷、沙鹿海牙、賽藍、渴石、養夷、火州、柳城、土魯番、鹽澤、哈密、達失干、卜花兒凡十七地,著有《使西域記》,備言其山川風俗物產,使明朝對西域有了新的認識 。

  朱棣對西域各部族采取了種種懷柔撫綏的政策,爭取他們對明朝的歸附,至少是保持和平的通使通貢、來去自由的關系。永樂元年朱棣就對禮部臣說過:“自今諸番國人愿入中國者聽。” 永樂二年十一月庚戌,朱棣于奉天門“視朝,西北諸胡來貢。” 禮部尚書李至剛說:“西北諸胡,陛下撫綏,皆以向化,邊境已寧”。朱棣說:“人恒言,以不治治夷狄。夫好善惡惡,人情所同,豈間于華夷?撫之有道,未必不來。虎至暴,撫之能使馴帖,況虜亦饑食渴飲具人心者,何不可馴哉!但有來者,惟推誠待之耳。” 對于來經商者,朱棣主張“寧厚無薄” ,“遠人慕義而來,當加厚撫納,庶見朝廷懷柔之意” 。

  西域的土官、頭目,故元官屬則紛紛歸附明朝,不斷來內地通使通貢。朝廷則給以王爵或令其為都指揮、指揮千百戶、鎮撫,給誥印冠帶以為臣屬。西域商人也紛紛來內地經商。西域所貢所市之物有玉璞、硼砂、碙砂、文豹、獅子、駱駝、名馬,馬匹是大量的。朝廷給來貢者以宴賞,賜以布匹、綿帛、衣服、瓷器、金銀、鈔幣,所貢之馬按等給直。

  為了西域的經濟發展,如同內地一樣,朝廷還為其提供種子、農具,幫助其興修水利,使其安居樂業

  (一)哈密 哈密是明朝經營西域的重點。明初,故元肅王忽納失里尚居哈密。洪武十三年,都督濮英練兵西涼,“出師略地通商旅”,忽納失里懼,“遣使納款”。洪武十四年哈密回回阿老丁來朝貢,朱元璋遣其往畏吾兒之地招諭諸番。洪武二十四年宋晟充總兵官與都督僉事劉真討哈密,斬豳王別兒怯貼木兒、國公省阿桑兒只等一千四百人,擒其王子別列怯部屬千七百三十人。“番戎懾服,兵威極于西域” 。

  永樂初,朱棣遣使臣亦卜拉金等赍敕往哈密撫諭,且許以馬入中國市場 。哈密安克貼木兒遣人貢馬,朱棣命“分別等第”,“計直給賞”,以“厚往薄來”懷柔遠人。“凡進貢回回有馬欲賣者,聽于陜西從便市易”,并“約束軍民勿侵擾之” 。

  永樂二年六月,封安克貼木兒為忠順王,安克貼木兒乃元肅王忽納失里之弟,忽納失里卒,嗣為肅王。安克貼木兒遣使來朝請錫爵。朱棣說:“前代王爵不足再論,但今取其能歸心朝廷而改封之。使守其地,綏撫其民可也。” 遂遣指揮使霍阿魯禿等赍敕封為忠順王。這樣,哈密改變了故元藩王的名號,正式進入明朝版圖。這是直接與北元爭奪哈密的斗爭。安克貼木兒被封不足一年,就被“迤北可汗鬼力赤毒死之” 。可見韃靼勢力仍在向西域滲透。朱棣命脫脫嗣位。脫脫為安克貼木兒兄子,于洪武二十四年宋晟討哈密時俘入中國 。朱棣即位“求得之”,“撫養甚至”,永樂元年送還故地。脫脫嗣立,使哈密與朝廷的關系更密切了。脫脫曾為其祖母所逐,朱棣以脫脫為“朝廷所立”,降敕切責其“不顧禮法”,“不知有朝廷” 。哈密顯然受到朝廷的管轄。

  永樂四年三月丁巳,設立哈密衛,以其頭目為指揮、千百戶、鎮撫籌官,給印章,并設王府官。忠順王府設經歷、長史、紀善等官,以漢人庶僚周安。劉行、辜思誠等充任。王府官之設在夷姓諸王中是很特殊的,其制幾同于朱姓諸王。另外,給忠順王以金印,為其筑王城,都與其他羈縻衛所不同 。這既說明朝廷對哈密的重視,又說明其實際控制、管理的程度。哈密衛官員的設置也由朝廷掌握。永樂五年十二月甲午,朱棣敕何福曰:“得奏哈密指揮法都剌欲設把總官一員,以理政務。爾須度其可否,及當委用何人……宜審思熟計,具可否以聞。” 朝廷的法令、詔書都要在哈密頒行 ,幾同內地郡屬。脫脫死后,永樂九年封免力貼木兒為忠義王。終永樂之世,哈密貢使頻繁往來。

  嘉靖時兵部尚書胡世寧說:“昔者太宗文皇帝之立哈密也,因胡元遺孳力能自立而遂立之。借之以虛名,而我享實利者也。” 雖非盡借“虛名”,而明實享其利。明人稱哈密為“諸番領袖” 。其所處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當西域咽喉”,“天方等三十八國入貢,必取道哈密。”明朝因而利用哈密“譯上諸番貢表,偵察向背” ,“譯文具聞乃發” 。另外,哈密東距肅州、西距土魯番各千五百里,“瓦剌達子在其北百里” ,明朝控制哈密,“一以斷北狄右臂,二以破西戎交黨;外以聯絡戎夷,察其逆順而撫馭之,內以藩屏甘肅,而衛我邊郡” ,對經營西域,進而對遏制瓦剌都發揮著重要作用。

  (二)西番罕東、畢里諸衛 洪武十年六月二十四日,朱元璋曾頒《諭西番罕東畢里等詔》:

  奉天承運的皇帝,教說與西番地面里應有的土官每知道者,俺將一切強歹的人都拿了,俺大位子里坐地。有為諸般上頭,諸處里人都來我行拜,見了俺,與了賞賜名分,教他依舊本地面里快活去了。似這般呵,已自十年了也。止有西番罕東畢里巴一撒他每這火人,為什么不將差發來,又不與俺馬匹牛羊?今便差人將俺的言語去,開與西番每知道,若將合納的差發認了,送將來時,便不征他。若不差人將差發來呵,俺著人馬往那里行也者……有俺如今,掌管著眼前的禍福俚!

  作為一個皇帝,朱元璋柔武兼施,只要他們承認了明朝的統轄權,便“賞賜名分”,“依舊本地里快活”,否則便出兵征討。

  洪武年間逐漸在撒里維吾兒之地設立了安定(八年初立,十年叛廢,二十九年復立)、阿端(八年置,后廢)、曲先(后并入安定衛)、罕東(三十年立)諸衛。亦曾一度據有赤斤蒙古,并與沙洲通好。

  永樂中,對該地區的控制大大加強了。恢復了曲先衛(三年)、阿端衛(四年),新立了沙州衛、 赤斤蒙古衛(二年置千戶所,八年置衛) 。

  (三)別失八里、哈烈、柳城、火州、土魯番、撒馬兒罕諸部,這些部族都與明朝保持了通使通貢的關系。洪武三十五年(建文四年)十二月甲寅,朱棣“遣使■詔諭哈烈、撒馬兒罕等處,并賜酋長織金文綺。遣使■詔諭別失八里王黑的兒火者,并賜之■幣。黑的兒火者,元氏之苗裔也” 。著眼于爭取“元氏苗裔”,以固邊陲。

  撒馬兒罕在諸部之西,即當時帖木兒大帝國主帳所在。以其主帖木兒為元朝駙馬,明人稱之為駙馬帖木兒。當時帖木兒已定中亞,威德正隆,“受群臣尊號曰成吉思可汗”,其志不在小。明朝派給事中傅安以威脅利誘說降天山南北,到撒馬兒罕為其所拘 。帖木兒令人導傅安遍歷諸國數萬里山川以夸耀其國之廣大 。帖木兒勾結故元宗室完者禿(本雅失里)欲圖東進。朱元璋怕元朝所留于涼州的大量回回與其串通生事,一次就遣歸撒馬兒罕千二百人 。永樂三年帖木兒與完者禿合謀率二十萬大軍東征。朱棣聞訊令甘肅總兵官宋晟“練士馬,謹斥堠,計糧儲,預為之備” 。第二年,帖木兒死于東征途中,一場大戰才得以避免。帖木兒帝國陷入分裂之中,力量迅速衰落。其孫哈烈嗣王,與明朝通好。朱棣遣使往祭故王,賜新王及部落銀幣。其后“或比年或間一歲或三歲輒入貢” 。這實際上又是一次與故元殘余勢力的斗爭。

  明朝永樂時期對西域有著有效的管轄權和廣泛的影響力。部族頭目對朝廷很忠誠。永樂八年五月丁亥,肅州衛寄居回回哈剌馬牙叛,殺守御都指揮劉秉謙等,踞城,遣人結赤斤沙州哈密為應援。赤斤蒙古塔力尼說:“爾受大明皇帝厚恩,而忍為不義!我輩得安居,農具種子皆官給,又為之疏水道溉田,我食其利。恩德如此,我不能報,而從爾為逆耶!今伺爾出城,必邀殺爾以報國家。” 永樂三年,哈密忠順王為韃靼可汗鬼力赤毒死,別失八里則討鬼力赤之罪 。對于各部族之間的糾紛,朝廷也往往出面干涉。永樂五年,沙迷查干使節來言:“撒馬兒罕本其先世故地,請以兵復之。”朱棣勸他“宜審度而舉事,慎勿輕動以取危辱” 。永樂十四年三月,別失八里與哈烈有隙,各蓄爭斗之志,朱棣賜璽書諭納黑失只罕并哈烈,“俾各釋怨睦鄰,保其民人,以享太平之福” 。因而,“西域憚天子威靈,咸修職貢,不敢擅相攻” 。

  洪武時期,故元勢力尚殘留于西域,諸土酋每有叛掠。朱元璋往往施之以兵威。永樂時期故元在西域的殘余勢力不多了,朱棣主要使用勸說、安撫的辦法平息西域的叛亂,不輕易用兵。永樂十一年,老的罕叛入赤斤蒙古,且為邊患。朱棣命楊榮赴陜西與豐城侯李彬議進兵方略。楊榮還言:“出嘉峪關,千里險厄,乏水草,餉道弗能通,又冱寒,士馬疲瘠,不可輒用兵罷中國。彼小丑當自來歸。”朱棣從其言 。這個決定是明智的。

  在與西域的和平往還中,朱棣也有較其父高明之處。朱元璋曾遣使諭別失八里曰:“受天命為天下大君者,上奉天道,一視同仁,使巨細諸國,殊方異類之民,咸躋乎仁壽。而友邦遠國,順天事大,以保國安民……王其益堅事大之誠,通好往來,使命不絕,豈不保封國于悠久乎?”

  朱元璋認為“西方回回商人入中國互市,邊吏未嘗阻絕”,“由是爾諸國商人獲厚利,疆場無憂。是我中國有大惠于爾諸國也” 。這種片面的傲慢的態度,遠不如朱棣的“以不治治夷狄”,“但有來者,推誠待之”。朱元璋聽說西域產一馬甚異,就派使者索取。其酋長靳惜,不得已,乃陰傷其足來獻 。圖小利以失人心,不足效法。朱棣則強調“懷柔遠人,厚往薄來”,優給賞賜,隆禮過之,雖然浪費不貲,但頗收籠絡人心之效。永樂四年十月丁未,回回結牙思進玉碗。朱棣不受,命禮部賜鈔遣回,謂尚書鄭賜說,“此物今府庫有之,但朕自不用”。“虜貪而譎,朕受之,必應厚賚之。將有奇異于此者,繼踵而至矣,何益國事哉” 。朱棣并非輕視玉碗,也不是吝惜賞賜。他能從國家利益著眼,是值得贊許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絲綢之路是由中國人主動開拓的,時間為公元前2世紀,以張騫出使西域為標志。史家記載說,當時,匈奴圍困中國,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尋找抗擊匈奴的盟友。使團歷經千辛萬苦,九死一生,十三年之后才回到中國,而出發時一百多人,回來時只剩下兩個人了。張騫之后,漢朝使節頻繁往來于西域與中土之間。

相關新聞閱讀
2010年福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