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崇禎皇帝的最后一天是怎么度過的?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于崇禎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皇帝朱由檢心中的惶恐和絕望無法用文字描述。

  李自成的大順軍已將北京團團圍住,崇禎帝沒兵沒錢,急得團團轉但計無所出。

  三月十九日子時,在位17年的朱由檢登上煤山,以發覆面,上吊自殺,時年34歲。國君死社稷,令人唏噓。

image.png

  影視劇里的崇禎帝。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他是怎么度過的呢?相關記述頗為豐富,我們不妨爬梳史料,替他寫下這一天的日記。

  375年之后,我們能否感受他那份江山載不動的悲哀?

  一、最后的掙扎

  三月十八日,陰風呼嘯,黃沙漫飛,繼而雷、雨、冰雹交作。在這樣惡劣的天氣里,大順軍向北京城發起總攻。

  守城的明軍只有一萬余人(太監參雜其中),人數既少,裝備又差,且個個挨餓。他們沒有戰斗力,更沒有戰斗意志。

  紫禁城內的崇禎帝已經無能為力。前一天他與大臣們在朝堂上相對而泣,彼此都明白回天乏術了。

  到今天,大臣們不知所往,只有內閣首輔魏藻德尚在身邊。

  當此之時,李自成不知出于何意,派出叛降太監杜勛進城議和。

  崇禎帝和魏藻德接見了杜勛。杜勛帶來李自成的條件:“議割西北一帶,分國而王,并犒賞軍銀百萬,退守河南。”

  “分國而王”,李自成意在與崇禎帝平起平坐。如果接受,或許能為大明迎來茍延殘喘的一線生機。從垂死掙扎的角度考慮,不妨試試,成功與否事后再論。

  李自成畫像。

  關鍵時刻,崇禎帝失去了一言九鼎的能力。他把皮球踢出去了,他對魏藻德說:“此議何如?今事已急,可一言決之。”

  魏藻德是個老滑頭,這么大的事他當然不會做出決斷,更不愿意將來背黑鍋。他“默然不答,鞠躬俯首而已”。

  崇禎帝坐立不安,再三再四催促魏藻德定議,魏終究一言不發。皇帝氣急敗壞,一腳踹翻了龍椅,甩手離去。

  杜勛無功而返。

  既然談判不成,將領又不足侍,崇禎帝還有最后一條路可選:御駕親征。除了頑抗,別無他法。

  他御筆寫下一道“親征詔”:

  “朕今親率六師以往,國家重務悉委太子,告爾臣民,有能奮發忠勇,或助糧草器械騾馬舟車,俱詣軍前聽用,以殲丑逆,分茅胙土之賞,決不食言。”

  “六師”在哪里呢?他召大臣的家丁,新樂侯劉文炳、駙馬鞏永固說:“法令素嚴,臣等何敢私蓄家丁?”

  他問大營兵安在、京營總督李國楨安在,得到的回答是均已作鳥獸散

  他召太監,但除了幾個驚慌失措的心腹還在身邊,其他的早逃命去了。

  午后,大順軍猛攻彰儀門,三時許,監軍太監曹化淳開門投降。由此,北京城被突破,內城危若累卵。

  崇禎帝手跡。

  崇禎帝緊急召見幾位內閣大臣,問他們是否知道外城已陷,都說不知道。皇上問:“事急矣,今出何策?”大臣們回答:“皇上之福,自當無慮,如其不利,臣等巷戰,誓不負國。”

  如此說辭,皆為空話套話假話,“巷戰”云云,花言巧語而已。崇禎帝沒有得到可行性的建議,只得令閣臣退下。

  二、后宮的哭聲

  日落時分,崇禎帝帶著司禮監掌印太監王承恩登上煤山四望,但見烽火狼煙,但聞哭號震天。內城失陷,不過是分分鐘的事。

  是時候做最后的安排了。

  崇禎帝從煤山回到乾清宮,叫來“主兒”,即他的三個兒子——太子朱慈烺、定王朱慈炯、永王朱慈炤。

  他命令三人立即出宮逃命,親自為他們換上舊衣服,叮囑道:

  “爾等今日是太子、王,城破,即小民也,各自逃生去罷!不必戀我,朕必死社稷,有何面目見祖宗于地下?爾等切要謹慎小心,若逢做官的人,老者當呼為老爺,幼者呼為老兄,或稱為長兄,呼文人為先生,呼軍士為戶長,或稱曰長官。”

  這一番教誨,是父親的臨終囑托,他希望兒子們活下來,并光復大明江山。崇禎帝淚如雨下,恨恨地說:“爾三人何不幸而生我家也?”接著便泣不成聲

  送別了兒子,他又叫來后妃,令她們自盡,“莫壞皇祖爺國體”。

  此舉實屬狠心,但是,歷來亡國之君的女眷,有幾個能善終的?

  為了免遭大順軍的侮辱、保存皇家的體面,一死了之也許是最佳的選擇。

  他慘然告訴皇后周氏:“大事去矣!爾宜死!”周皇后深明大義,勤于治家,有賢惠之譽,與皇帝的關系也很和睦。

  她哭著說:“妾事陛下十八年,卒不聽一語,今日同死社稷,亦復何恨!”雖有埋怨之意,但大義凜然并不畏死,返回坤寧宮自縊。

image.png

  崇禎帝畫像。

  貴妃袁氏似乎不愿死,崇禎帝拔劍追上她,說:“爾也宜死!”袁妃被連刺兩下,血流滿地,暈死過去(未死)。

  他又砍死了其他幾位嬪妃

  晚上九點左右,崇禎帝來到壽寧宮,見15歲的長公主徽媞,對她怒目而視,說:“胡為生我家?”

  他左手掩面,右手持劍砍去。公主以手擋劍,左臂被砍斷。崇禎帝欲將其斃命,但因雙手戰栗不止而不能舉劍。徽媞當場不省人事,后來蘇醒。

  之后,崇禎帝又到昭仁殿殺了坤儀公主。

  殺了女兒,崇禎帝提劍至坤寧宮,見周皇后已氣絕,連說:“死的好!”

  從坤寧宮出來,他讓宮女逼迫懿安皇太妃李氏、懿安皇太后張氏自盡。

  張太后得令后比較猶豫,直到十九日凌晨才決心懸梁自盡,但被宮女救下。過了幾個小時,她再次懸梁,又被大順軍先頭部隊救下。當天晚上,她第三次自縊,終至殉國。

  三、皇帝的末路

  處理完后宮之事,已是十八日深夜。

  崇禎帝回到乾清宮,寫下一道諭旨:“命成國公朱純臣總督內外諸軍務,以輔東宮,并放諸獄囚。”

  太子去向不明(很快被大順軍抓獲)、軍隊潰散,還有什么軍務可以安排呢?自欺欺人罷了。

  當然,這份諭旨能不能執行,他似乎不怎么關注。他與王承恩喝起了悶酒,連喝好幾杯,無奈地哀嘆:“苦我滿城百姓。”

  對酌的當口,二人一定在謀劃著什么。晚上11點,崇禎帝又行動起來,他走到王承恩家中,脫下黃巾,換上王承恩的大帽衣靴,裝扮成平民。

  他想活著,他想出城。

  崇禎帝手持三眼槍,帶著數十名騎馬持斧的太監,想從齊化門、崇文門出去,二門皆已封死,欲出不能。

  他們又前往正陽門,打算奪門而出。還沒走到城門下,城頭的明軍以為這些人是奸細,急用弓箭射擊;守門太監也開炮轟擊,所幸炮彈無鉛子,不傷人。

  崇禎帝倉惶折返,斷絕了出城的念想。回到宮中,他敲鐘召集百官,但無人響應。大臣們已經將他拋棄了。

  走投無路,唯有一死而已。他徹底明白了。

  他換了一套衣服,繼而與王承恩再上煤山,群臣無一相從。他找了一棵大樹,懸綾自盡。

  王承恩隨駕自縊。

image.png

  崇禎帝在煤山殉難處。

  死時,崇禎帝身穿藍袖道袍、紅褲,頭發散亂,一只腳穿靴、一只腳光著。

  很多文獻都說崇禎帝衣帶中夾有御筆血詔,內容記述各不相同。茲從《國榷》錄如下:

  “朕自登極十有七年,東人三侵內地,逆賊直逼京師。雖朕薄德匪躬,上干天咎,然皆諸臣之誤朕也。朕死無面目見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披發覆面,任賊分裂朕尸,勿傷百姓。”

  他至死都在責備他的大臣。

  三月十九日黎明,大順軍占領內城,李自成昂然走進紫禁城,接受大臣、太監和宮眷的投降。

  其時,里里外外都不知道崇禎帝的下落,很多人以為他逃走了。直到三月二十二日,人們才發現崇禎帝和王承恩的尸體。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2010年福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