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門之戰發生在哪里?光華門之戰最終兩軍的傷亡如何?

  光華門之戰發生在哪里?光華門之戰最終兩軍的傷亡如何?今天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詳細解讀一下~

  1937年的12月1日,日方下達了《大陸第八號命令》,日本開始由水路方面協同開始向南京大舉進攻,南京保衛戰打響。日軍來勢洶洶,而且兵分多路進行攻擊。先是第九師團攻占了淳華鎮以及周邊地區,然后再向南京的光華門以及中山門發起猛攻。接下來我們就一起來了解一下這次大戰吧。

image.png

  一路以第16師團為主力從句容方面進攻,占領句容后馬上攻占湯山、紫金山、西山、太平門、中山門;以第13師團的山田支隊為主力,向鎮江附近進攻,對揚子江左岸地區推進;第114師團從潥水,秣陵關將軍山一帶進攻;第6師團主力進攻牛首山和將軍山一帶,余部迂回進攻牛首山后方板橋鎮。

  12月6日,戰斗正式打響。日軍進展迅速,很快攻陷了西山、紫金山、雨花臺一線陣地,直撲到光華門下。為阻止日軍進攻步伐,保衛光華門,國民革命軍第71軍第87師361旅奉命從白骨墳、孩子里、工兵學校一線陣地撤回,緊縮兵力防守在光華門一線。

image.png

  光華門,是南京明城墻內城十三座內城門之一,明朝時期叫作正陽門,屬于南京城的正門。光華門位于南京御道街最南端,內外都是復合型甕城。1931年,為紀念辛亥革命江浙聯軍從此門進入光復南京,故而改名為光華門。光華門城高墻厚,日軍要想攻下光華門必然要付出重大代價。

  日軍要拿下南京,必須攻下光華門。光華門也成為了日軍打得最激烈、傷亡最慘重的一座城門,旅長陳頤鼎率領的361旅殺得日軍膽戰心驚,死傷慘重。戰斗打響后,第361旅堅守城門各處陣地,利用高大的城墻阻擊日軍,與鬼子進行了慘烈的搏殺。日軍的一般大炮無法摧毀城墻,鬼子不得不調集更多大口徑火炮前來攻城。

image.png

  據日軍戰報《第9師團作戰經過概要》記載:“(皇軍)得到150毫米榴彈炮、105毫米加農炮、150毫米加農炮、240毫米榴彈炮等重炮部隊的協助,得以在堅固的城墻上炸開了三處突破口。”日軍炮擊南京城墻,以重炮對準一個點進行鑿擊,像鑿子一樣一點點將城墻鑿開兩個缺口。缺口被鑿開后,日軍趁機涌入城中。

  12月10日下午5點許,日軍第9師團第18旅團第36聯隊的前鋒一個大隊約150人,由大隊長伊藤義光少佐率領,乘中國守軍從大校場撤退時,快速跟蹤,突入了光華門甕城的城門洞,企圖沖進城內,情況萬分緊急。陳頤鼎下令守軍迅速發起反擊,拼死將城門關閉,并從城墻上以機槍集火將這小股鬼子壓制在城門洞內,切斷了這股日軍與大部隊的聯系。

image.png

  城門洞激戰的同時,日軍第36聯隊的一支數百人(戰報上說500人)的部隊在坦克的掩護下,突入到光華門兩側被日軍重炮炸塌的城墻缺口沖入城內,突入縱深約百米。日軍占據沿街兩側房屋作為據點,企圖掩護日軍大部隊沖入城中。

  當天夜里,第259旅旅長易安華率領一個加強團,從通濟門外,向東北方向進攻侵入光華門之敵;陳頤鼎率兩個加強營,由清涼巷、天堂村協同第二五九旅夾擊突入光華門之敵背后,并阻止小石川附近敵人增援。經過8個多小時的浴血奮戰,終于將突入到光華門兩側的日軍殲滅,光華門兩側尸橫遍地。這股前來增援的日軍,幾乎被全殲。

image.png

  日軍援敵被殲,但守軍也付出了極大傷亡,易安華旅長、兩名中校參謀、兩名營長和30多名連排長和數百名士兵壯烈犧牲,戰斗可謂慘烈,犧牲可謂慘重。11日早晨,打退日軍的進攻之后,中國守軍立刻用裝滿泥土的麻袋與石塊,封堵了兩處城墻的缺口。

  日軍援兵被殲,但躲進光華門城門洞內的鬼子依然在頑抗。當日晚上深夜,教導總隊第二團團長謝承瑞從光華門城樓箭墻上,將大量汽油桶拎開蓋子之后和大量木材扔下,再丟下大量手榴彈,城門洞內立刻燃起熊熊大火。

  11日拂曉,陳頤鼎下令迅速出擊,殲滅城門洞中這股頑敵。謝承瑞團長親自率領一排英勇的戰士,突然把城門打開,10幾挺機槍一齊射向日軍,不少鬼子當場被打死。與此同時,增援的敢死隊用繩索從城墻上吊下去,用機槍和手榴彈把占據沙包袋洞里的敵人全部消滅。日軍伊藤光義大隊長被當場擊斃,繳獲輕重機槍數挺、左輪手槍、戰刀、鋼盔等戰利品多件。剩下10幾個被打傷的日本兵,龜縮在城門洞深處,用瓦礫構筑起臨時防壘,等待援軍茍延殘喘。

image.png

  當時的報紙刊登了光華門之戰的激烈情況:“10日傍晚,光華門一帶城垣被敵軍攻城炮擊毀數處,敵軍一部雖沖入城內,當即被我包圍殲滅。敵遺尸五百余具,僅10人生還。我軍士氣悲壯,人人抱必死之心,敵圖唾手而得南京之夢想,已遭受第一次之嚴重打擊矣。”

  12月12日晚,南京守城戰大勢已去,淪陷在即。守衛光華門的第361旅奉命撤退,連夜撤離光華門向下關一帶突圍轉移。13日凌晨5點,日軍第9師團一部才占領光華門,另外一部從光華門與中山門之間被炸出的缺口處進攻,攻入城中。

  日軍雖然攻入了光華門,但卻經歷了最窩囊的一幕。當日軍大部隊沖入光華門時,殘存未死的10多個茍延殘喘的日本兵從城門洞里爬了出來。當這些半死不活,傷痕累累的日本兵支撐起身體來歡迎友軍進城時,早已經被打得神經高度緊張的日軍誤將他們當成了中國士兵,10多個日本兵沖入城門洞中舉起刺刀將這些殘兵敗將一一刺死。日軍在城門洞內自相殘殺,這在抗戰中是少見的。

image.png

  當時被殺死的日本兵中有一人是日本《福岡日日新聞》的記者北山國雄,日軍殺了北山后才從他的口袋里收到了記者證件。日軍指揮官將此視為恥辱,并嚴令封鎖消息,但最終消息還是走漏,日本輿論嘩然,日軍在光華門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

  12月20日,日軍占領南京之后,日軍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朝香宮鳩彥親王中將特地來到光華門,視察光華門激戰的場地。在聽取了日軍第9師團第36聯隊聯隊長脅坂次郎大佐、第四中隊中隊長葛野、第一中隊中隊長山際的戰斗報告后,被中國士兵的英勇所震撼,被日軍士兵的慘敗所痛心。于是在光華門設香案跪拜中日陣亡將士亡靈,為這些英勇的將士灑淚。

  1938年2月,朝香宮鳩彥返回日本后,在位于日本東京的官邸庭院內,專門建造了一間以“光華”命名的茶室,并且親自題寫茶室名字,專門用來招待客人。同年4月,日本另外一位皇族親王東久邇稔彥也前往光華門吊祭。由此可見,此戰對日軍造成的心理陰影有多大,對日軍的影響有多深。

image.png

  南京淪陷后,指揮光華門之戰的陳頤鼎帶著兩個衛士沖出了重圍,他們下關搭上了一條竹筏,冒著被滔滔江水吞沒的危險橫渡長江。在經歷生死險關之后,他們終于渡過了長江,離開了這座煉獄般的城市。

  血戰光華門,陳頤鼎指揮361旅鏖戰日軍6晝夜,痛殲、火燒日軍500余,給予了日軍極大殺傷。在主動撤離光華門前,日軍在光華門下寸步難移,最后還因神經高度緊張自相殘殺,日軍遭遇了南京保衛戰中的最大恥辱。

  光華門之戰,雖然以棄守而告終,但至今日讀來依然令人振奮。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2010年福彩开奖号码